关灯
护眼

第12章 过去与未来

    -你妈妈在学校就跟你爸爸好的死去活来。经常吵架却怎么也分不了,那时候她跟我写信,有一大半都是聊你爸爸。

    -……

    -但是外公看不上你爸爸,加上那会儿你爸爸被分配到了云南,就和舅舅擅自给她定了婚事,逼她和你爸爸断绝联系。定的夫家就是你父母的学长,也是苏州人,还是城里的。外公很喜欢他。主要还是觉得家世好,能帮衬到舅舅。

    -听妈妈说过,我的小名澄儿就是他起的,让我喊干爸。

    -对。你也是他送回来的。

    -……

    -订婚到结婚,中间大概一年,你妈妈自己又去了云南三四次,还自己向组织申请要去云南,不肯回来,最后还是奇哥亲自去接的。但是是带着你爸爸一起回来的,那时候她已经怀了你。

    -那外公和舅舅不是很生气……

    -是啊。

    杨澄被自己父母的爱情惊住,姨妈深深叹了口气,

    -外公直接气得倒地不起,让他们俩滚,当着黄奇的面说跟你妈妈断绝关系,她的事跟苏家没关系,苏家也是绝对不会认这个孩子的,舅舅没说话,忙着重新发帖子,取消婚约。

    -那我爸爸他说什么了嘛?

    -你爸只是说,对不起我们,然后就带着你妈一起回云南了。大半年后你妈妈给我写信,还寄了照片,问能不能带你回来看看。我试探了外公的态度,他坚决不同意,还说什么回来了也不让进门。

    -他就真的这么狠心?

    -毕竟是那个年代过来的,对名誉看的很重。觉得你妈妈败坏了家风,不只是毁约退婚这么简单…你妈妈也只能偷偷回来看看。那个几天我跟外婆就把他骗去舅舅家住,好让你妈能在家多住几天。

    -那他们为什么看不上我爸呢?就因为在云南?

    -其实我们完全不了解你爸爸。也就见过他一次。确实是个很聪明的男人,但是据奇哥说,他是吃百家饭长大的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杨澄大致猜到了父亲那么帮助杨净的原因,

    -在学校里也是个刺儿头,喜欢跟教官,跟老师较真,不太会巴结人,所以才会被分到云南那么偏僻的地方。其实以他的能力可以到更好一点的地方。后来奇哥还说要帮他们调回苏州,说他跟舅舅两个人一起,肯定能帮你爸妈回来。

    -……

    -奇哥越是这么好,你外公越是恨。但是那时候你外公对他们俩的态度还是有余地的。他也希望他帮你妈回来。

    -然后呢?

    -后来,有一次,奇哥去云南的路上,被抢匪抢劫,还捅了几刀…发现的时候已经第三天了…

    杨澄心中一阵堵,

    -……

    -你外公因为这个,就再也不提你妈的话了,也不许你舅舅帮。那时候,全家人都想自己家孩子走了一样难受。是一笔谁也还不了的债。这件事……虽然不能怪你父母,但是,小地方闲话多,加上黄奇家也是高门子弟,谁家看到我们都要指指点点,说我们忘恩负义。

    -那姨妈你的婚事也是因为这个耽搁的嘛……

    -我这不能怪你父母。没了姐姐,外婆总要有个女儿贴身。

    至此,杨澄对自己父母的感情了解了个大概。也正是姨妈讲的事,第二天她也没能和舅舅一起再去别的亲戚家拜年。

    年迈的外婆只是抹眼泪,太多的遗憾她也说不出。还好有姨妈。

    -小令,舅舅昨晚说的话,你听了嘛?

    -姨妈…我……

    -杨净他跟你父亲还不一样,你要慎重啊…

    -……

    -你父亲好歹是国家的人,还是大学生,他呢?

    -姨妈,他是个好男人…

    -小令,恩是恩,爱是爱。

    -……。

    -你跟他结婚,就很难进机关单位。经济上还要继续吃苦受累。我就只是个普通老师,能帮你的有限。你不回来,你舅舅是绝对不会认你的!他跟老头子一样!

    -没事,我自己能过好。

    姨妈叹了口气,

    -你真的跟你妈一样。比你妈还固执。

    -因为我还有我爸那一份啊~

    杨澄调皮了一下,又抱住姨妈,

    -姨妈,以后我会经常来看你和外婆,你可不要嫌我。

    小姨轻拍了拍她的背,只是叹气。

    第三天吃完午饭,杨澄收了一些妈妈的遗物,告别了姨妈便和杨净回南京了,果然,得知她不愿回苏州后,舅舅就再也没出现过。回苏州不是什么事,问题是,回苏州是拆分她和杨净的第一步。

    昨夜与小姨的夜谈听得出,外公只是希望妈妈回来,而妈妈留下的书信里看到,他和舅舅是打算让妈妈带着年幼的自己改嫁给那个黄奇叔叔,压根没承认过自己的父亲。

    她做不到离开身边这个历经千辛万苦养大自己的男子汉,也做不到背叛他们刚刚开始的爱情。

    一路上她沉浸在对母亲的追思和探索中,没有注意到杨净的不开心。回到南京的小家,杨净如释重负,抱怨了起来,

    -你那舅舅也太没感情了。

    -反正以后也不来往了,你就忘了吧。不早了,你先洗洗睡,我收拾收拾。

    杨净还是听话的,虽然他只是糊弄事儿,脸湿个水,脚水冲一冲也不擦干。他等了很久小老婆才来,杨澄的胸口极热乎,他的手舍不得挪开,

    -你不累啊?~

    -累也要~

    缠绵了一会儿,他便开始正战,杨澄的四肢缠住他的身体,仔细感受交融,想象着父母曾经的青春。

    -啊!~你轻点!我例假就要来了,疼~

    -那是不是可以不用那东西了?

    -你…不行!

    杨净有点疯癫,因为他这两天很害怕,害怕她被带走,

    -杨净!不行!

    男人的双眼充血,伏在她身上发狠,

    -等哪天可以了,我要把你灌满~

    -你果然不是好人~

    -这是男人的本性~

    拍照领证的日子到了,杨净难得不要杨澄监督,自己认认真真洗了脸,还擦了耳根,脖子,用梳子梳顺了自己的卷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