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
第9章 重逢

    兼职结束的杨澄打开手机,两个未接来电,两个短信。

    依次打开,一个是杨净的,一个是云南的陌生电话,短信后到的是云南的,她先打开了,

    “我是刘浩宇,现在接了你父亲的班,如果你还记得的话,回拨”

    记忆拉回到许多年前,那时候父母工作很忙,她经常被丢在警局或者派出所,这是她能遇到杨净的原因。不过那时候还有个小哥哥,是父亲同学的儿子,那时候经常大孩带小孩,刘浩宇就是那个大孩。杨澄很激动,终于有了线索了。

    再下滑到下一条短信,是杨净的。

    “下辈子,我一定娶你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让她心中发毛,立刻回拨,但是怎么也打不通。现在是晚上9点,他应该准备去店里了,难道在忙吗?她又继续打。但是一直到12点,他都没有回。

    终于在一点的时候,电话响了,

    -喂?!你怎么了……

    她刚着急地问出口,电话那头却是一个女声,

    -喂,请问你是这个手机主人的熟人吗?

    -怎么了……

    -他遇到车祸了,而且还有别的情况,你是他的什么人?可以联系下他的亲人吗?

    -我……我就是……

    -那请你赶紧来医院吧!

    -我……我在武汉……

    -那尽快,他很可能撑不过去。

    杨澄瞬间泪奔,连夜给辅导员发短信请假。她来不及办手续了,一大早她就要去火车站买票回南京。同时给刘浩宇回了短信,“有突发情况,我先回南京,他出车祸了,留了遗书”

    “好的,等你处理完,我们细聊,云南这边也有消息”

    一路祈祷,一路哭泣,等到医院的时候他已经做完抢救,就等着有人来照顾,还有看他能不能撑下去了。杨澄看着昏迷的他,心中一阵酸楚。他苍老的已经快辨认不出。手机拨出的最后一个电话是给自己的,还有备忘录里的遗书。他根本做不到放下。

    警察也在,原以为是处理交通警情,结果不是交警,而是刑事警察。

    -你是杨净的什么人?

    -我……我之前是他妹妹,后来解除兄妹关系了。

    -那先去局里吧,看样子他一时半会儿也醒不来。真要最后一口气了,我们还是能把你送回来见最后一面的。

    警察见惯了这些,能用冷淡的言语和口气讲一些关怀的事。

    路上警察跟她讲了于洁的事,也讲了他吸毒的事。杨澄觉得浑身冰冷,虽然她有些恨他堕落,但是她更恨自己,觉得自己不该那么任性,决绝。

    在她的配合调查,以及云南警察还有刘浩宇的介入,这个拖了十几年的案子终于以另一个案子结束了。杨净杨澄以相当惨痛的代价换取了自由。还好他挺了过来,但是杨澄要回学校准备计算机考试,而且他还要被送去戒毒中心。虽然她很想跟他见一面,但是她觉得务必要给他上一课。也许以后他不再碰那个东西,但是如果一遇到事情,就这么堕落,那太对不起父亲对他的期待了。

    被送去戒毒中心的杨净慢慢恢复了生机,尽管精神状态依旧很差。

    -为什么吸毒呢?

    面对陌生人,杨净没有防备,倾诉了心里的痛苦,他一面无聊地做着手工,一面苦笑,

    -因为空虚。

    -是哪方面空虚?事业?家庭?

    -我赶走了我爱的人…她走了后,我就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了。每天就是想她…

    -为什么不找点事情做做?

    杨净失笑,

    -她就是我的全部…做每一件事都是为了她…没有她,我做的任何事情都没有价值。

    -需要我帮你联系嘛?

    -不必了,她一定对我很失望。

    -她叫澄?

    教导员看着他的画作,

    -我喊她澄儿。

    偷听的杨澄不知道自己的眼泪已经泛滥,更不知道教导员已经出来。

    -朱小姐,你怎么在这里?

    -这是他做的玩具?我可以带走吗?

    -当然可以。

    -他还需要多久才能出来?

    -其实像他这样的,这几个月生理上已经戒了,但是心里的空虚不填充起来,他一出去就还会复吸。建议再坚持到9个月。

    -不空虚了就可以了嘛?

    -你能找到他说的杨澄嘛?

    -……不能。

    教导员叹了口气,杨澄却松了口气,

    -那就让他再呆几个月吧,我每个月都会来的,可以出去的时候我也会来接他。你们电话通知我就行。不过我还在上学,接他的话,干脆就等到元旦吧。

    -那需要告诉他嘛?

    -他要是问…就告诉他。不问,就不要说。

    慢慢清醒的杨净一边做着手工一边问,

    -是谁在承担我的费用啊?我虽然自愿,但是我没出钱啊。

    教导员犹豫了一下,

    -一位姓朱的小姐。

    -朱?

    杨净竭力思考着自己姓朱的朋友,但是怎么也想不出来。

    -叫什么?

    -朱令。

    他愣住了。朱令,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名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