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
801章 六祖坛经问世

    神会据理力争:“五祖将袈裟金钵传惠能,惠能才是正统的六祖。”

    大会两派的争辩,一时成为禅宗“南顿北渐”两大派系,最终神会获胜,南宗顿教的佛法在北方迅速崛起。

    天宝四年(745年)兵部侍郎宋鼎信奉南方“顿悟”的禅法,将神会请进东都洛阳。此时,普寂禅师已经辞世,神会在洛阳大展宏图,大力弘传“顿悟”宗旨,在荷泽寺为六祖惠能建堂立碑,依照自己的宗统绘画了《六叶图》,力称六祖惠能才是禅宗法脉的正统继承人。

    后来,神会将辩论记录整理面世,冠名为《菩提达摩南宗定是非论》。

    由于在北方神秀一派的“渐悟”异常炽盛,洛阳又是北秀的势力中心,而神秀的门徒一直将得五祖授传圣物南逃的惠能视作仇敌,故此,他们瞅准机会,恃着势力,借助他们所能倚重的政治势力和手段,向神会发动了凌厉而多重的反击,终于将神会驱逐出京城。

    神会被迫远徙湖北,流离辗转,不到两年时光,迫得搬了四次住地,从弋阳郡转到武当郡,再转到襄州,天宝十三年(754年)七月,又敕移至荆州开元寺。在迫迁期间,神会雄心如矢,不变初衷,到处力弘南宗的“顿教”法门,激扬踔厉。

    天宝十四年(755年)世间发生了历史上有名的“安史之乱”,安禄山举兵攻陷了东都洛阳,直逼长安。玄宗皇帝惊惶万状,弃城而去,奔逃到西蜀。当时连年天灾.又是连天的战患,令唐朝国力渐弱,国库空虚。大唐江山,岌岌可危。副元帅郭子仪采用了右仆射裴冕的建议,通令全国郡府俱设置戒坛度僧,收取一定的香油钱作为税钱以为军饷。并力邀神会主持此事。

    当时,深孚众望的神会因遭到奸佞卢弈的诬奏,谪居于荆州,今见山河扳荡,京都危如累卵,正是国家兴亡,匹夫有责,更知道这是大力弘扬南宗禅法的良机,于是挺身而出,以讲禅为名,在各大府设戒坛度僧.广收“香油钱”,筹集了大量的钱银,送与唐朝军队作为军饷,令世人为之注目。

    “安史之乱”平定之后,由于神会功绩显赫,故被唐肃宗下诏请入内道场供养,敕封为“禅宗七祖“并赦令工匠扩建修葺荷泽寺。宝应二年,又建塔于洛阳宝应寺。神会在洛阳,将他多年修禅的心德著书立说,于天宝四年(745年)著成了《显宗记》,书里对顿悟南宗与渐悟北宗进行阐述,推崇南宗惠能得五祖真传,亲授有袈裟、金钵等圣物,是真正的禅宗六祖。评击北宗神秀不过是恃着当时人多势大,自封的假六祖。定南北顿渐两门,即南能为顿宗,北秀为渐教。“南顿北渐”之名广为传播。当时,世人对《显宗记》争相传抄,广泛流传,影响甚大,在北方独树一帜。

    上元元年(760年)神会圆寂,世寿93岁,被皇帝谥封为“真宗大师”。唐贞观十二年(796年),德察敕神会大师为“禅宗第七祖”,并敕碑置神龙寺,其法流称为“荷泽宗”。

    神会门人中,英才甚多,最为突出的是一直追随其左右的无名禅师、法如禅师等。“荷泽宗”的第二至第五代传人,高举“顿悟“法门的旗帜,在大江南北创设了多个禅山与寺院,名播遐迩,追随者众。

    由于神会自小沙弥时已侍奉六祖,对于饮食起居,照顾得无微不至,期间深得六祖真传,后又随六祖回国恩寺。六祖示灭后他又重振南宗顿悟禅风,后又被皇上敕封为“禅宗七祖”;故此,新州的历代寺院都塑他的像,置于六祖塑像之侧,作为侍者列于祖殿。

    中国的所有佛寺藏的都是十八罗汉像,唯独新兴国恩寺是二十罗汉像,即多了法海与神会两位。这里事出有因:法海是六祖惠能的大弟子,曾记录《坛经》有功,后成了韶州宝林寺的住持;而神会乃是六祖惠能的传人,曾在大火中舍身抢救出《坛经》。

    历史沧桑,世事悠悠。

    安史之乱以及此后的唐武宗大举灭佛,加上连绵不断的农民起义战争,摧毁了北宗赖以生存的经济土壤,渐修北宗不得不逐渐走向衰微与颓败。伴随着中原文化的南移,栖身于山林、植根于民众的南宗思想文化在南方迅速成长,昌盛繁荣。

    中国佛教史上先后曾有“三武一宗之难”(即北魏太武帝、北周武帝、唐武宗,及后周世宗第四次排佛),皆有赖于禅宗师僧得以保存规范。柳宗元所写的《曹溪大鉴禅师碑》中有云:“其说具在,今布天下,凡言禅皆本曹溪。”在宝林寺,六祖惠能培养出的弟子数不胜数。《景德传灯录》及《传法正宗记》皆载有嗣法四十四人,《法宝坛经》说有门人十人。而其中最为世人注目的,最有成就的有五位被世人称为“五大宗匠”:那就是南岳怀让、青原行思、永嘉玄觉、南阳慧忠、荷泽神会。

    如果说六祖惠能奠定了曹溪法门理论层面上的禅修原则;那么,他的得力弟子便在具体的实践中去验证与进一步发展弘扬。他们在宝林寺听了六祖惠能的讲经后,分散在全国各地的名山大刹,广为布道,发展了禅林学说,各人机锋百出.棒喝齐施又自成一家,风行草偃,广播遐迩。曹溪一脉,法海横流。

    神会首宗荷泽宗,流行于中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