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
第300章 大司主:哎呀呀,不愧是我的徒弟

    第301章以前没发现陆斩腰力这么好

    啧啧啧…

    瞧着这幅香艳场面,大司主做出德高望重之态,她一脸严肃地转过身,嘴里头还在念叨:

    “唉…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放纵,有伤风化,不像我们那个时候保守。”

    大司主装模作样朝着后头走,眼角余光却瞟到陆斩宽肩窄腰的身材,在楚晚棠的身体前倾下,竟然没有丝毫地弯曲。

    啧…腰力不错嘛,以前倒是没发现。

    难怪自家徒弟控制不住。

    大司主脑子里头浮想联翩,又为自己徒弟高兴,可还没走出两步却被人抓住胳膊。

    抓她胳膊的人自然是陆斩。

    陆斩抓住女上司胳膊,胳膊水嫩而有力,他怕女上司翻脸,抓了一下便松开,解释道:“大司主明鉴,我跟岚岚一清二白,您作为岚岚师傅,不该如此误会,她会伤心的。”

    陆斩将秘境跟空间通道的事情简单说出,让女上司明白事情始末。

    他们进入秘境本就是误打误撞,如今好不容易出来,实在不想被谣言分神。

    “火云山已经逐渐平静,你们无须担心,至于那群翼火龙嘛…”大司主舔了舔嘴唇。

    得了,这世界上还有你没得罪的人吗?

    “对了,你们刚刚说秘境是鬼火撼山的?”大司主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难不成被女上司烫火锅了?胃口这么大?

    大司主言简意赅道:“我看他们很兴奋,便去朝他们打探消息,谁知道他们看到我后,全都飞回火山口下方了,根本不出来。唉…还挺怀念翼火龙肉的,涮火锅的滋味鲜美。”

    “大司主但说无妨,卑职知无不言。”陆斩开始立人设,同时很好奇还有什么更重要的事。

    大司主原本想多问几句八卦,可看徒弟冷冰冰的样子,她只好作罢,道:“先出去再说。”

    大司主摇头:“机缘不重要,我有件更重要的事想问。”

    而且这谣言还是女上司造的。

    “黑水宗当初在金陵就在挖墓,看来她想挖的就是鬼火撼山的墓。”陆斩早有判断,眼下更加确定。

    陆斩微微颔首,谨慎地走在两人身后,他不敢走在中间,怕变成汉堡包里的鸡排,被夹在里头。

    姬梦璃贼心不死,继续找墓并不奇怪。

    可当时偷袭他的女子使用的功法好似九阴琉璃火…难道鬼火宫的人也在寻找先贤秘境…还是说姬梦璃跟鬼火琉璃有牵扯。

    陆斩大惊:“嗯?”

    不等陆斩想明白,女上司便打断了他的思路。

    大司主明白了缘由,却没有顺着陆斩的话题聊,她勾了勾头发,道:“岚岚?还说你们没什么,你喊岚岚的语气,比我喊她时都亲。”

    大司主笑吟吟地:“行啦,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也不爱管,不过男欢女爱天地自然,羞恼个什么劲儿。”

    虽然陆斩也很好奇,可也不能让女上司问。

    这群翼火龙对火山感知敏锐,想借助火焰进一步激发血脉火威,这才迁徙到此处。

    可很快小楚就镇定下来,师尊思路异于常人,且看热闹不嫌事大,跟她解释是行不通的,她索性使用玉佩,切换成冷漠姿态,冷冰冰的穿戴整齐,遮住雪肤美景。

    在秘境里看到鬼火撼山的字迹时,他就判断出姬梦璃想挖的就是鬼火撼山的墓,只可惜金陵那座是疑冢,他们顺势在疑冢里端了整个金陵舵。

    陆斩:“………”

    顺着这条甬道走出数百米,前方豁然开朗。

    这声堂主喊得陆斩眼角直抽抽,他抱拳微微颔首,目光扫过她的丰满硕果:“江延年对卑职有所防备,卑职并不知道这些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也对。”大司主停下脚步,想到黑水宗的事情,又道:“我这边有则消息要告诉伱们,姬梦璃也在找这处秘境,火云山异动应该是他们引起的。”

    陆斩点头:“不错,他舍弃肉身,以元神沉睡,我们唤醒了他,他赠予我们不少机缘。”

    居然是因为这种事?

    “师尊!”小楚皱眉表示不满,她初时有些羞愤,毕竟她确实衣衫不整被男人抱在怀里,又被长辈看到,岂能不羞涩?

    眼看着两人瞠目结舌,大司主有些失望:“看来你们也没问,要不我自己进去问问吧。”

    “大司主留步!”陆斩一把抓住女上司胳膊:“这种事情乃难以启齿之事,卑职觉得,朝着人家伤口撒盐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楚晚棠亦是小嘴张着,难怪鬼火撼山对镇元仙人恨之入骨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陆斩神色有瞬间的僵硬,这信息量有点大啊。

    外面乃是夜晚,火红的山体绵延数百里,照得苍穹一片深沉红色,目之所及不见其他活物,火山口距离此处约莫几十里,远远能看到那片地界火光冲天,曾经胡乱冲撞的翼火龙都没了踪影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否则情况就很难掌控…八卦是上午问的,架是往死里打的。

    大司主压低声音道:“我听说当初鬼火撼山跟镇元仙人乃是忘年交,可镇元仙人却成了鬼火撼山的后爹,真的假的?你们有没有问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羞恼,是师尊过分。”楚晚棠整理好衣衫,径直走在前面。

    “翼火龙族群呢?”陆斩忽然想到那两条翼火龙记忆,记忆里没有重要消息,不过却有不少关于龙群的。

    大司主似笑非笑看着他:“陆堂主有何见教?”

    只是看师尊越说越跑偏,楚晚棠才忍不住喊了声。

    陆斩来到汴京不久,上次虽然跟江延年一起用饭,并且给江延年中了同心蛊,但除此之外并未有其他交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陆斩哑口无言,心道女上司摆明是故意找茬,他索性不再解释,大不了就娶了小楚,他也不亏。

    江延年报告给他的消息,也都是无足轻重的。

    像寻找上古大能墓穴这种事,他的信任度太低,不足以让江延年告知。

    大司主眯了眯眼:“按照你的颜色,你对着江延年使劲儿,不如对着姬梦璃使劲儿,她若是信任你,整个黑水宗都会信任你。”

    “师尊!”楚晚棠打断大司主的话,有些不悦道:“哪有让下属去色诱仇敌的,这岂能是正派所为?”

    大司主看着楚晚棠表情,依旧是冷冰冰的,可眼神做不了假,她就喜欢看徒弟嘴硬的模样,不由笑道:“哎呀,急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楚晚棠红唇抿着,颇有种想欺师灭祖的想法,师尊实在是太不着调,她咬紧银牙转身就走,白裙上的红梅在热风中翩然起舞。

    陆斩喊道:“等一下,莫成仇还没出来呢。鬼火撼山苏醒,秘境里的人都能离开,我们先等一等。”

    “差点忘了这件事。”楚晚棠嘀咕了一声,这才停下脚步,却没有走过来,就在远处站着。

    不多时。

    身后甬道又是一阵颤动,一道狼狈身影从里面冲出,赫然是莫成仇。

    莫成仇为了报副帮主之仇,对阿媚进行惨无人道的惩罚,等惩罚结束后,他才发现陆斩等人已经通关,他被鬼火撼山从秘境里丢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…我终于重见天日了!”

    莫成仇仰天长笑激动无比,凌乱的发丝跟发软的腿,为他增加了几分寂寥。